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夜深了,抗日补充团团长周宝国终于熄了灯躺在了那铺小炕上。

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他这一天也很忙,带队到密山来本是要找各绺子联合抗日的,结果没等联合呢却是直接就和日军撞在了一起,好在这回他带了一个营来。

他带一个营并不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我党的干部没有那么娇性,他带一个营来的本意是让密山境内的各绺子对我党所领导的抗日游击军有信心。

另外,各山林绺子鱼龙混杂,别看现在抗日都很积极,但以后要是条件艰苦了难免就有投敌的。

所以他带这一个营也有震慑的意味,那武器也是挑得最好的。

结果和那支日军撞上之后,经过镜泊湖连环战的锤炼的队伍的战斗力到底是有了,在闻讯赶来的山林队的支援下就追上了一部分日军。

至于王峥凯小队联合各山林队对逃跑了的那部分日军进行了围歼那就更是意外之喜了。

仗打胜了,抗日游击军的战斗力在这里摆着呢,自然是获得了各绺子的一致赞扬,联合抗日这事上自然就顺利得多。

再加上还要对战利品进行分配,一忙下来已是夜深。

今天该处理的事终于处理利索了,可是他的脑袋却还不能休息,于是便又开始思想着以后如何开展工作。

现在南满北满吉东都有我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了,要是能把各抗日游击区联合起来作战那就好了,我党在伪满洲国抗日的大旗就彻底打起来了。

只是,和中央的联系却是时断时续,还有共产国际下达的一些精神不遵守还不好,可是真遵守了却与实际斗争不符,这都是让他头痛的事。

周宝国又想了一会儿却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把困意想没了,现在应当是后半夜了。

自己刚才都要睡觉了的,怎么又开始想事了呢?

他在黑暗之中无言的笑了笑,伸手摸了下枕头下面的盒子炮。

那盒子炮给了他一种安全感,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可是就在他刚要睡着的时候他却听到外屋的门吱嘎的响了一声,长年的征战让周宝国的警惕性已是极高,更何况他还没有睡着呢。

他一个激棱直接就从小炕上翻身坐起,坐起之际那把盒子炮已是抄在手中,随手就掰开了枪机头。

周宝国他所借住的这所民房在东北是极常见的格局,进屋先进厨房,然后厨房北屋是小炕西屋是大炕。

大炕上睡着的是他的两个警卫员,而他自己则是住在小炕上。

而这时他就听到了大屋似有利器入体的声音,紧接着自己的房门无风自开但他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周宝国向旁边一翻身之际就觉得自己腹部剧痛自己竟然在黑暗之中已是挨一刀!

这时周宝国还犹豫什么,他直接冲着身前就扣动了扳机“啪啪啪”的一个短点射后,他顾不得自己已经受伤却是直接一滚身就到了炕梢。

而这时对方的枪也响了,很明显对方进屋的决不是一个人,同样有“啪啪”的两声枪响却是正打在他刚才所呆的位置上。

周宝国再次开枪,这回却是一个长点射直接就奔房门的位置打去,这时他就听到了非我族类的叫声,显然黑暗之中有进屋偷袭的人并没有被自己全打死。

周宝国在炕梢处再次滚身已是退到了北墙,这时他就听到了有东西砸到了那炕上,那是日军的香瓜手雷!

周宝国毫不犹豫的在炕上转身跳起直接就撞在了后墙的小窗上。

或许人在危急之时能爆发出所有的潜能或许这家的小窗已是年久失修了,周宝国一头就从那小窗中撞了出去。

而就在他扑倒在地的刹那,就听身后屋子里“轰”的一声,那颗手雷已是炸响开来。

不过好在及时扑出屋外的他有了那墙壁的保护,有弹片从小窗射出但终究没有能够伤到他!

整个村子已经是乱了起来,游击军的人在枪响刹那冲出屋来本能反应就是往周宝国所住的屋子冲,他们需要保护自己的首长。

黑暗之中有“突突突”的机枪声响起,于是那“扑通通”的脚步声瞬间便少了许多,游击军的人被那子弹扫倒了。

在抗日游击军看来,从来都是他们夜战偷袭日军的,何时被日军在夜间偷袭过呢。

所以他们并没有夜战的照片工具,比如手电筒比如火把。

而这时周宝国的警卫连长已是急了,他低声下了一道命令后便有士兵跑开了去。

不一会儿,在一片混乱的枪战之中,有几家老百姓的柴火垛便被点着了。

游击军的官兵担心周宝国的生死安危,所以把火点着了竟然不退,却是将刚刚燃着的部份柴火再分成了几份在那一个柴火垛的不同位置上又点了起来!

一时之间,火光大盛!

但他们由此付出的代价是点火之人就受到了对方机枪的扫射,尽管他们点火时是有意识的趴在地上躲在那柴火垛后面点的,但那柴火垛可不是掩体那可是挡不住子弹,有两名士兵终究中枪了。

火光一盛,偷袭而来的日军也觉不妙,他们没有想到中我党队会这样的不畏生死。

而这时抗日游击军反击的子弹借着那火光随即就打了过来。

虽不明战果如何,但指挥这次偷袭的安倍淳一也只能下达了撤出战斗的命令了。

今天白天安倍淳一就一直在远方关注着战场的局势,他可没有去和那两个中队一同玉陨的想法,所以他的人就一直在远方跟着,最终跟到了周宝国所率领人休息的村子。

他自然明白自己虽然带着的是关东军的精英,但也只是一个小队的人却还不足以和这众多的中国山林土匪们对抗。

在他们大日本皇军看来,此时满洲国已经没有中我党队了,敢于向他们大日本皇军进行进攻的皆是匪,山林队是,抗日游击军也是。

可尽管是匪,但人家已经打掉了他们两个中队了,绝不差他这个小队。

正因为敌众我寡,所以安倍淳一并不想把自己的小分队变成敢死队。

如果真是敢死队,他派人挨屋扔手雷该多好,就没有必要派手下拿着肋差军刺往屋子里摸了。

王峥凯小队的齐齐的趴在了山顶看向村子里那燃起的火光,枪声同样惊醒了熟睡中的他们。

“咱们怎么办?”周让问王峥凯道。

“分成两伙,小妮子咱们一伙六个人绕到村子那一侧去,周让你领一伙在这头,看咱们能不能堵住从村子里撤出来的鬼子,行动!”王峥凯说道。

于是,黑暗之中,王峥凯小队迅速行动了起来。

刚才在被枪声惊醒的时候,二蛮子他们拎着枪就想往村子里冲却是被王峥凯阻止了。

在王峥凯看来,固然周宝国在村子里,但现在他们去了也没用,本身就是夜战,村子里抗日游击军的人并不少他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截击下日军试试。

东北自然也有高山,但与中国其他地区相比海拔都不算高,所以非主峰区域都是些漫圆的低山险竣之处不是很多,这就非常利于夜间的快速行军。

当然了,地形利于中我党队运动,对日军那也是如此的,正因为如此王峥凯他们跑得很急。

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王峥凯并不知道日军是从哪头进入到村子中去的,所以他也只能从村子的两头去堵,至于说日军不是从路上过来的而是从另外两侧的山野中进来的然后再用相同的路径退退回去,那王峥凯就没办法了,他的人太少了

他之所以要带着小妮子那是因为那条大黑狗的原因,在王峥凯想来,他们今夜所住的这个山头离进村的路还是比较近的,如果日军是从这头进去的大黑狗应当能够听到动静哼哼出来的,所以日军从另外头进来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快点,再快点!”眼见村子里的枪声渐稀王峥凯催促道。

黑暗之中,鲁超绊了一下直接就趴了下去,后面跟着他的二老牛收脚不及直接踏着他身子就跑了过去。

他们不是第一次夜间行军了,却是养成了绝不出声的习惯,于是鲁超爬起来接着就跑,却是连跌出手的步枪都不管了,他还有两把盒子炮呢,那步枪等打完仗再回来捡吧!

可是就在王峥凯他们绕过村子没有多远的时候,大黑狗却是意外的发出了哼哼声。

“停!”王峥凯急忙低声说道。

于是他们奔跑的脚步声瞬间在山野间停止了下来黑夜里只有了他们那因为急行军所产生出来的急剧的呼吸声。

“让黑子过去咬上一口,咱们绕过去!”王峥凯低声说道。

自打自家大黑狗那一哼到现在王峥凯下令,小妮子便已经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村子外真的有日军,这些日军应当是接应摸进村子里的日军的。

王峥凯这个指令的意图无疑就是让大黑狗过去给那些藏在暗处的日军捣乱,他们偷偷的绕过这伙日军。

黑夜里打击日军最好的办法是王峥凯小队藏起来倾听日军奔跑的动静再做伏击,可现在却是相反了,所以王峥凯要争取主动!

小妮子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大黑狗,于是那大黑狗便蹿了出去,而王峥凯又低声命令了一句,在王峥凯的率领下他们六个人却是打斜疾走了起来。

不一会儿功夫,黑暗之中传来了一声非我族类的惨叫,那是大黑狗不知道在哪个日本兵的小腿肚子又咬了一口引起来的。

埋伏在暗处的日军自然是一阵骚动与低声喝骂,可是那又能如何,出了村子那可也就是荒郊野外了。

不管那些日军把大黑狗当成一条野狗也好还是当成一头野狼也罢,总之不敢点火照明的他们拿一只来去如风的大黑狗是一点办法没有的。

当日军在黑暗之中被大黑狗搅得骚动起来之时,就在日军侧前方有六个人轻手轻脚的就跑了过去,日军却是一点也没有发现。

又过了十分钟,王峥凯他们终是喘着粗气趴在进村小路的一侧的树林里了,他们已经绕过了那伙守在村外的日军。

而这时村子里已经没有了枪声,想必摸进村子里的日军已经撤退了。

不一会儿,前面的草丛里传来了悉琐之声,那是大黑狗跑回来了。

大黑狗这回却是先跑到了王峥凯的身边,亲昵的伸着舌头去舔正趴在一棵树旁的王峥凯的脸,然后王峥凯就闻到了大黑狗嘴里那股有着侵略者血液的腥味。

王峥凯轻拍了一下大黑狗示意它安静下来随即命令道:“小妮子留下,所有人散开,日军撤过来我先开枪,然后大家一起把子弹清空就跑!”

他不知道这伙日军有多少人,所以他也没有把日军都留下来的想法,更何况夜战之中并不是你想留人就能把对方留下的。

王峥凯他们并没有等多一会儿,大黑狗便发出了低哼声,鬼子,竟然真过来了!

王峥凯手中也没有那照明工具,他们也只能凭着感觉射击了。

“妮子和我分开,我先来!”王峥凯对小妮子耳语道。

“好。”小妮子轻应了一声,轻轻拍了下大黑狗一人一狗也向旁边闪去。

王峥凯让所有人都分散开那自然是防止己方过于集中被日军反击造成伤亡。

他把小妮子和大黑狗留下那是为了发现日军,在小妮子的不断调教下,这条大黑狗能成为了王峥凯小队的一员那自然是因为它那非人类所能及的感官敏锐的长处。

夜色还是那么的黑,远处的村子里灯火通明,但那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看来以后自己也应当弄个照明的东西带着最好还能投掷出去,这样夜战的时候一定能占大便宜。

这样的念头在王峥凯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他就开始仔细聆听了起来。

听着那变得越来越近脚步声,王峥凯脸上不禁露出来了一丝冷笑,听小鬼子这片杂乱的脚步声人不少啊!

不过,自然是人越多越好的!

王峥凯两把盒子炮都已经平端了起来了,那自然是右手枪向左面偏转九十度,左手枪向右偏转九十度,这样一开枪就会形成两个扇面形状的散布射了。

就是现在!

王峥凯暗叫了一声,随即就扣动了扳机。

“啪啪啪”王峥凯右手那盒子炮在这一瞬间就打出了机关枪的效果来,随着那盒子炮自身射击所产生弹跳,以那枪口为原点,那子弹真的就在夜色中打出了一道道红色的射线。

王峥凯枪声一响,其他五人的盒子炮便也同时响了起来。

一时之间,对面那脚步声便停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中枪的惨叫声!

王峥凯不敢点火,日军也同样不敢,在黑夜里的这种打法注定就是一种糊涂仗!

“反击,冲过去!”黑夜里有日军大喊了出来,那是这支小队的队长安倍淳一。

现在的安倍淳一很恼火。

出村的时候,他就知道有自己的人并没有能够从这个方向突出来,因为有枪声是在另一侧响起的,毫无疑分自己有一两个分队的人被中国的这些“匪类”们给逼着从别的地方撤了。

出了村子自然他们得到了自己守在村外的那部分人的接应,村子里的中国山林土匪们并没有追出来,所以他觉得至少自己这大部份是人没事了。

可是他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和接应的人会合后却中了对方的埋伏!

他也不知道道刚才对方那一阵急袭,打死了多少名部下,但是他可是知道伤了不少,满耳朵净是伤员的呻吟之声。

对方所用竟然是清一色的半自动的或者自动的毛瑟短枪,那火力都快赶上好几挺机枪了。

可接着让安倍淳一更恼火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子弹反击过去后,对方却是一枪都没有打过来,人家已经跑了!

“这特么的,咱们这头到底能不能有鬼子出来的啊!”小北风怨念丛生。

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从他们这头看过去,村口附近的柴火垛已经被点着了,或许那火光太盛,吓的日军不敢从这里跑出来吧。

小北风其实也是理解王峥凯的意图的,按理说呢,日军从这头跑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正因为这种可能性不大,“二当家的”周让已是和他们交待了一声自己一个人向村子的侧面摸去了。

还是周让鬼吧啊!(鬼叨,聪明有心的意思)

她也肯定是猜出来小鬼子不大可能从这头跑出来,所以她却是自己找鬼子“耍”去了。

唉,谁叫自己是三,不,自己是四当家的呢!

小北风敢在刘柱面前装在三当家的,在王峥凯小队其他人面前也是敢装一装“三当家的”这头大瓣蒜的。

王峥凯周让不理他,人家那是高姿态,别人不理他是知道他脾气酸没人和他一般见识,可是他在小妮子面前说自己是三当家的那是因为小妮子看他最近表现好,所以那确实也是给足他面子了!

“咦?出来人了!”小保子兴奋而低声的说道。

真的!借着村口火光的照亮小北风他们看到真的有两个人跑了出来,不过,一看他们那服饰却是补充团的军装。

很显然,这两个人还是老补充团的呢!

所谓先到先得,也只有参加过镜泊湖连环战的老补充团的人才混上了这身军装,后来的第二补充团的人只捞到了个臂章,至于说到了现在抗日游击军的称谓时,再加入的人却是连那个臂章都没有了。

细想一下也对,只有老补充团的人才更加的不畏生死,敢于在日军眼皮子底下点火。

“准备战斗!”小北风来精神了,现在这五个人可就轮到他作主了。

可是还没等他们看到日军的时候,村子里面是是传来了几声枪响,眼看着那两名补充团的士兵直接就栽倒在了地上,他们被日军击中了!

“我艹!”小北风骂了一声,那无疑是在看到同伴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阵亡的愤怒。

“哎,那个还活着!”小保子低声嚷道。

果然,那两名士兵中的一名却是在火光的照亮之中正奋力的向前爬着,很明显他受伤了但还能动,至少没有立刻丧命。

“我去救他!”小保子说着身体往前蹿,却是被小北风一把就给拽了回来。

“别上,上去就是个死!”小北风刚说着,他们就见火光之中果然有十来个人向他们这里跑来了。

这些人并没有穿补充团的军装那打扮却是和山林队的人相仿,但是,那两名刚刚被打倒的补充团的人那就是力证,这些人就特么的是日本鬼子!

“打!”小北风高喝一声便扣动了扳机。

他不能再等了,他觉得自己再等的话,这些日军看到那名还在地上奋力前爬的补充团的伤员的时候肯定会再补上一枪的。

而事实上也终是如此,小北风他们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双方的枪声同时响起。

小北风他们固然用盒子炮打倒了其中六七名日军,但那些日军中也有人终究是向那名正在地上爬着的补充团士兵补了一枪!

“我艹你乃乃个腿的!你就不能装死吗?”小北风这些人都急了,手中盒子炮射的个不停。

人急眼了都会爆粗口,此时的小北风他们是真的替那名伤员着急了。

你咋就动?你咋就动?你为啥就不会装死?!那样你就活命了啊!

在小北风他们的射击之中后面那几名日军刚刚来得及卧倒,但他们身后枪声又起,因为老补充团的人已是追出来了。

在一片杂乱的枪声中,也不知道这几名日军到底是被哪个来向的子弹击中的,最终最都中枪倒在那里不动了。

“前面的兄弟,你们是哪的?”村子里黑暗处传来了喊道,老补充团的人自然知道村外来了帮手。

“快救咱们的人,我们是王峥凯小队!”小北风高喊着,他们五个人就都跃了出去。

这回他们已经顾不得自己暴露在火光之下了却是一个劲的向前飞奔!

村子里的人听到小北风的喊声自然也冲了出来,只是当村子里的人冲到那火光之处看到自己的那两名同伴时,那两名同伴却都已经气绝了!

小北风看着那名最后被日军补枪而死的士兵眼泪已经下来了,只因为这个士兵他认识,这个士兵正是天黑前帮他送被子的那个班长!

现在的小北风手都哆嗦了。

人在面对不同的人死去的时候的情感是不一样的。

死的是敌人,那自然是心中痛快无比,可是死的如果是自己一方的人那自然是悲痛,可如果死的是自己所熟悉的己方的人那就更是悲痛万分!

后世一部很出名的抗日剧中,老兵们在向日军发起冲锋的时候,都会鼓动新兵们热血杀敌往前冲他们一般也不会和新兵们在平时有情感上的交集。

为什么?因为人是情感动物,没有人残忍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熟悉的人就被自己忽悠的死在自己的面前,此时的小北风悲痛的道理亦是!

“哪里还有小鬼子,奶奶滴,这个仇得报!”小北风骂道,急得直转磨磨。

可是日军这回是偷袭,并不是双方当面锣对面鼓的打在一起,一共从村子这头也就跑出来这么些个日军都已经被打他们打死了,他们总不能再鞭尸泄愤吧!

而就在这时,小北风他们就听到村子的侧面却是又响起了枪声。

小北风眼见同伴阵亡的愤怒这回一下子就有了发泄口,吼了一声“那面”拎着盒子炮就向枪响的方向跑,其余人赶紧跟上。

可是,就在他们冲到村子那侧时却是傻了眼,只因为,这头竟然没点火!

这一侧村子受别处火光的影响还有着些许有光亮的地方,但是,村外却是一片漆黑!

这特么的怎么打?根本就找不到敌人嘛!

小北风刚想往那黑暗之中跑时,一向闷闷的桩子却及时说了一句道:“你别发疯,不想活了?!”

小北风心头一凛,头脑在这一声提醒里刷的一下冷静了下来。

是啊!

不能这样往外冲,这样往外冲,和刚才老补充团的那两个人和从村子里往外冲的日本鬼子并没有区别,那样的话自己可就处在亮光之下了。

再微亮的光那也是光,黑夜里只要飞来一发子弹那自己也就别咕了。

“卧倒!看看什么情况!”冷静下来的小北风说道。

于是他们五个人借着房屋阴影的掩护持枪向前最终当进入到最外围的黑暗处时终究是不敢向前而是停了下来开始静静倾听。

“哇”这时就在村外的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那一声绝不可能是中国人的,中国人不应当跑到村外去的啊!

不对!

外面有一个中国人,但那声音肯定不是那个人的,只因为那个人是个女的,那个人是是周让!

这特么的又是什马情况?!

抗日游击军没有火把、没有手电筒,更没有探照灯和照明弹。

于是,他们为了营救他们的团长周宝国那些老兵就毅然点着了村子里的柴火垛。

虽然说那会给村里的老乡带来损失甚至还烧了一家的柴房,但是事急从权,等打完鬼子再给老乡们赔偿吧。

夜战之中兵力多的一方弄出光明亮对兵力少的一方绝对是一种威慑,也正因为如此,安倍淳一不得不率队撤退。

正如那村子里枪声所显示的那样,仗一打起来,本是分头袭击打算对抗日游击军进行摸营的日军也就不可能按原计划都从一个方向退出去了。

于是,安倍淳一带着自己大多数的手下从一个村口跑了只是他们却遇到了王峥凯他们六个人的袭击,还有十多人从另外一个村口跑了却是又撞到了小北风他们。

但是,到底还是有十多名日军从村子的侧面跑了出去。

这十来名日军实在是不想从这个村子的侧面跑,只因为他们不想迷路。

他们在天没黑时远远的观望这个村子的时候,就知道除了贯穿整个村子的那条山路外,两边有山有小河,那地形他们实在是不熟,如果不是主官安倍淳一要夜战他们实在是没有那种面对异乡黑暗之中山野的勇气。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就在他们眼见两头都被抗日游击军堵住的时候,为活命计,他们也只好从侧面没有着火的地方摸进了山野,可就在他们摸进那黑暗刹那,他们中间有人就发出了那“哇”的一声惨叫!

“小野太郎!小野太郎!”一名叫中村俊府的日军士兵轻声的呼唤,可是此时的小野太郎已经不能回答同伴的呼喊了。

无疑,那声“哇”是这名叫小野太郎的士兵发出来的。

到底是来自同一个国度的,日军士兵们竟然听出了这声“哇”是属于谁的,而就在这声“哇”之前,有日军士兵甚至还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击打声,尽管那声不大,而在这声“哇”之后,他们所有人就听到了小野太郎摔倒在地的声音。

此时低声呼唤小野太郎的中村俊府哈腰伸手一摸,他本是想看看小野太郎到底怎么了,当然他也有想把小野太郎扶起来的想法,只是他伸手一摸之际却是摸了一手粘稠的东西。

中村俊府不是新兵了,在碰到那粘稠的液体的时候他便知道那是小野太郎的血!

正因为他不是新兵,他便又用手指摸索着探了一下小野太郎的鼻息,竟然还有气,尽管气若游丝!

这可怎么办?那名士兵犯愁了,这特么的是救还是不救呢?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他想和同伴交流下眼神。

可是在他抬起头的刹那他才想起现在是黑天,他刚想和活着的同伴们交流一下,他们中间已是有人在说“噤声”了,因为他们都听到村子那头有动静了。

死了就就别救了,就是重伤自己也带不回去,中村俊府想,于是他不再犹豫到底是和自己那些目前还完好无损的其他同伴向外摸去。

而此时已是摸到村边的小北风他们也在低声商量着,那些日军所听到的动静正是小北风他们跑过来时有人不小心碰到了一把村里老乡放在房山处的木叉。

“咱们开不开枪啊?要是开枪估计怎么也能蒙上几个小鬼子的吧?”二老牛低声说道。

“唉,等着吧,还开什么枪?万一开枪只蒙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又是周让让呢。”小北风无奈的回应。

小北风自然是想明白了,刚才那“哇”的一声肯定是周让整出来的。

估计周让是和日军撞到一起来不及开枪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把那小鬼子弄得“哇”了一声。

至于现在他们是真没办法了,山野间一片乌漆麻黑的,他们这五个人现在就是想去帮周让也帮不上了,也只有看周让自己的了。

其他人自然也想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于是都沉默了下来。

只是他们沉默了才仅仅一会儿,就听着那并不是很远处的山野里竟然是又传出来了“哇”的一声!

“我艹,这小鬼子咋一惊一咋的呢!”小北风气道,“都特娘的吓死老子的小心肝了!”

“吓死好,吓死了喝片儿汤。”小北风耳边传来了二老牛的耳语声,于是二老牛得到了小北风一个低沉的“滚”字。

此时在黑暗之中的日军士兵们也不愿意一惊一咋的啊!

且不说他们这回偷袭是否成功了,可至少现在在他们的看法里自己这几个人那是被抗日游击军追击着呢。

既然是敌众寡,那自然是有屁都得憋回去生怕把人家招来的,可是这又一声“哇”又是咋回事呢?

这回听这个“哇”音自然已经不是小野太郎了,那个估计现在已经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了,这回那“哇”音喊出来是高桥寅次郎了。

日本人的名字有规律,在日文中的“太”字即是中国汉语中的大字,所以哪家生的第一个儿子那是不叫大郎而是叫太郎的,而那家里的老二就叫次郎了,决不会叫二郎。

而这个高桥寅次郎那就是高桥家的二小子的意思。

但是,此时也别管他是老几了,反正他也“哇”了,而就在他“哇”的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竟然和刚才那个小野太郎被打倒时的情形是完全一样的!

于是,日军中便有人再次俯下身去摸这个高桥寅次郎,而巧合的是这回去探高桥寅次郎的又是那个中村俊府!

“高桥君,你肿么了?”中村俊府边摸边低声问。

只是就在中村俊府手触到了高桥寅次郎的一刹那,他顿时就有了后脖梗子发凉的感觉,只因为他竟然又摸了一手血!

这特么是怎么了?中村俊府大惊。

刚才小野太郎倒下他摸了一手血的时候他就猜或许是村子里哪个中国人没有枪扔出过石头啥的砸的小野太郎呢。

可是现在却已经不对了,他们这功夫可是又往外走了几十米了,就是他们日本关东军的扔手雷也没有人可以扔这么远啊!就更别说那些着个子虽高但绝对没有他们日本人粗壮的中国人了!

这一定是有敌人,可是敌人在哪?!

难道他们这一小撮从村子里摸出来的大日本帝国的武士竟然是中了支那人诅咒?自己这些人中间竟然有一只吸血的蝙蝠?!

“啪啪啪”村子里有子弹拉着那红线向村外的荒野中射出。

只不过那子弹打得有些高了,有子弹穿过了树林将上面的枝叶打了下来,而就在那枝叶簌簌而落之际,这不到十名的日军士兵也正好钻进树林。

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每名日军都很紧张,他们紧张的不是那被打断的枝叶掉到了身上,而是因为他们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两名同伴。

正因为中村俊府是一名老兵,所以他终是压抑住了心头的恐惧没有把自己那两位同伴那莫名其妙的死因讲出来。

他怕一讲出来,这恐惧就会蔓延,并且对方在村子里还开枪了尽管没有打到他们,自己也是到了安全之地后把这件讲出来才好。

“小野君和高桥君是怎么回事?”感觉到安全有了一定保障之后,他们这伙日军带头的军曹(班长)低声问道。

那军曹尽管没有去摸那死去的两个人却是也感觉到了不妥。

他们是关东军精锐,他们并不怕死,但是,自己的人莫名其妙的死去却是让他难以承受的。

“他们的头上有血——哇!”接上话的中村俊府也只是说了半句他竟然也发出了“哇”的一声!紧接着就听到有稀了哗啦的声音一响1

“咱们中——啊!”中村俊府刚想明白了什么却也只说出了半句便大叫了声,然后便了无声音了。

而这时,所有日军已是弄明白了,就是中村俊府不提示,他们也能想得到了,他们中间竟然混入了中国的山林土匪!

因为他们听到了利器入肉的声音,中村俊府竟然被人捅死了!

所有日军都紧张了起来,他们都举起了手中的枪,可是,夜色黑暗他们根本就搞不清对手在哪里他们又如何射击?

不过,目标马上就出现了,他们就听到右面也就几米远的地方突然就传来了“叭嗒”一声,这回所有人都忍不住了,子弹“啪啪啪”的就打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就在他们这些人中间,有一支枪对着他们刚刚闪动起来枪火之处竟然也射击了,而且还是长点射!

“啪啪啪”的枪声里,有日军士兵中枪了但并未死去,于是那日军士兵终于是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我中枪了,他就在咱们中间!”

这一刻,这片并不的大树林里乱套了,子弹乱飞起来。

日军士兵自然是把手中的步枪盒子炮向刚才那处开枪的地方打去。

可是没有人能够在黑夜之中视物,你固然打的是刚才有人射击的位置,可是你怎么就知道那个旁边就没有自己人?!

“停止射——”那名日军军曹的喊声在乱枪之中嘎然而止,他中弹了!

枪声来的快停止的也快,只因为主伙日军一共也就剩下了八个人,就刚才这也就不到十秒钟的乱射里自然那有是伤亡了几个的。

余下的几名日军也不是傻瓜,再打下去固然能把那个混入他们当中的支那土匪打死而他们只怕也会被自己人打死!

这回没有人吭声了,哪个又敢吭声?那个敢吭声便会有子弹飞过来,只因为他们中间有支那人。

而且很明显支那人也只是一人罢了,此人却是故意挑起了他们之间的乱战。

怎么办?

问号在剩下的几名日军的脑海之中同时划起。

打?不知道对方在哪!不打?对方只要他再挑逗着打出几枪来他们这几个就都得玉陨在这里!

于是,几名日军在紧张思索了会儿后却是不约而同的采用了同样的办法,他们“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了!

这几名日军借着树林的掩护开始逃跑了。

如果此时是白昼,那就会发现人家日本人那是一点也不傻的。

他们中有人在自己跑之前先扔出件东西,那东西也许是块手表也许是一发子弹也许是一颗并没有拔去销子的手雷,那是给自己真正的逃跑方向做掩护用的。

他们中间还有人在跑起来时做着蛇行机动,跑得那就是大“S”或者小“S”。

他们中间有人非但做着蛇形机动却还是倒着走的!

为啥倒走着?

夜是那么的黑,这回他们可是弄出动静来了,就在他们的身后如果再有子弹飞过来,这回他们倒着走他看到子弹来向那自然就可以把自己的子弹飞回去!

而此时周让躲在一棵树后,终于是无奈的放弃了,日军能想到的她又何尝想不到?!

黑暗之处皆陷阱。

在日军不知道自己与他们如影相随的情况下自己给他们设下了陷阱,日军就会上当。

可是,再一再二不可能有再三再四,所以在这树林里她果断开枪。

而日军在发现了陷阱后自然也会反过来给她设陷阱,所以这回她纵是心里再不甘心却也是珍惜自己如花似玉的美体的。

在战斗悟性方面,周让原本那是自恃甚高的。

至于原因嘛,虽然说打架和打仗不一样,但不可否认,都是舞刀弄枪总是有相通之处的。

一个街头打架的混混头在打仗方面肯定比坐在象牙塔里跟书本较劲的女学生有悟性。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在这方面悟性照猎户出身的王峥凯还差了那么一丝丝,但是,这也无所谓了,小六子那是自己人,在她的眼里,王峥凯多少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周让是在绕到村外蹲在那里时直接就和从村子侧面出来的日军相遇的,她本来是要开枪的,可是光开枪她却心有不甘,只要枪声一响自己那只是十发装的盒子炮不可能把十来名日军全都留下。

于是,就在日军跑过她身旁的时候她也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加入了那逃跑的行列。

然后,边跑着她便用一把剔骨刀扎了前面日军一下子!

夜太黑了!她那一刀也没有扎到日军的要害上却是直接扎到了那名日军的屁股上,那日军吃痛自然是“哇”的一声惨叫。

但是,不要紧,周让还有后招!

她是用左手刀刺的,她的右手却是攥着她央人做的那根双节棍!

你“哇”那就好办了,你“哇”我就知道你脑袋瓜子是在哪里了!

于是周让听音辨形直接一棍子就砸了过去!

她双节棍的第一节可是装了铁头的,所以这直接就砸在了第一名日军也就是那个小野太郎的后脑勺上一棍子便已是要了那家伙的大半条命了!

而过了一会,周让又扎了第二打了第二棍,这也是黑夜中第二声“哇”产生的原因。

她觉得这样挺好玩的,她是真的觉得好玩儿。

于真正的天才来讲在别人看来很严肃的事情那真的就是个玩儿,这就象学霸什么时候认真听过讲呢,反而会是在即将考大学的时候对自己的第三个数学老师说“你是我带过最差的数学老师”。

行业不同,道理却是一样一样的。

只是,周让这第三棍却是玩大了,她进了树林之后第三刀扎正了可是那双节棍抡起来进却是打在了树杈上!

她却是忘了这茬儿,黑夜之中他又怎么可能看到凌空的树枝?

她光听音儿了结果奔着那第三名日军士兵也就是中村俊雄所去的棍子就打得那树杈树叶哗啦一溜响!

好在她发现不好反应够快给那家伙又补了一刀这才是杀掉对方。

到了此时她自然没法再玩了,于是她也只能开枪挑起日军的自相残杀了。

安倍中枪前与嫌疑人同框

唉,到底是让小鬼子跑了啊,看来我还不是天才,周让闻着身边一名日军士兵身上的血腥味幽幽的想。

就在周让以为终于有日军逃去的时候,她意外的听到了又一声的“哇”的惨叫声!

在这一刻,周让都蒙了!

不应该啊,自己没有再出手啊,那小鬼子怎还“哇”呢,不是让自己吓得有了后遗症“哇”上瘾了吧!

难道前面有个坑,有小鬼子不注意掉坑里摔着了?!

可是紧接着,日军的这回的“哇”却是停不下来了,人家这回不是一声“哇”,而是一声接一声的“哇哇哇”,中间还夹杂着“依奴依奴”的喊声!

周让并不知道日语里的“依奴”却是狗的意思,但随即就听到了狂怒的犬吠声。

因为此时在黑暗之中有一名日军士兵正被一条与夜色相同颜色的大黑狗嘶咬着。

人能打过狗吗?当然能!

前提是你别丢了武器前提是你在黑暗之中有足够的勇气!

可是那条大黑狗在第一次扑咬的刹那便已是准确的咬住了那名日军的手腕,于是他手中枪便被咬得跌落。

这名日军惨叫声自然引起了剩下的那几名日军的注意,他们扭头正待回援,而这时他们却看到了火光。

那火光在他们的侧前方并不在村子的方向,黑夜里的火光总是那么醒目,而此时的火光在日军士兵的眼里所代表的那就是一开始他们并没有看得起的中国山林里的土匪。

但是那只是刚才,现在他们见到了那火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中国人来了,于是他们开枪。

只是就在他们枪口的枪火在黑暗之中一闪而灭之际,对面便有子弹向他们所在的位置射来。

那子弹是连发的,于是便又有日军中枪倒地,日军上当了,那火光之处的人已经跑开了,黑暗之中已经没有日军再向那火光射击了,或者被死去或者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

于是黑夜里只有那一人一狗依旧在互搏着。

那名日军士兵知道自己要完蛋了,自己会被这条该死的依奴咬死的,他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咬断了,恐惧与绝望之中他奋起余力终于是用左手拽出了他随手携带的一把短刃,他奋力向这只与黑暗融为一体却是带给了他真真切切切肤之痛的恶狗扎去!

但是,他听到了“当”的一声,黑暗之有一个东西横着就打了过来。

那个东西是个钝器,那个东西很硬,那个东西不仅打在了他手持的短刃上还打在了他的一根手指上。

于是,他的那根手指断了。

那是一根中间用铁链连着的双节棍到了,双节棍到了那自然是因为它的主人到了!

周让在看到那火光的位置时便明白了,那是王峥凯他们回来了。

那团火分明就是王峥凯为了引诱黑暗之中的日军打枪暴露位置才点起来的。

有了帮手,周让赶紧就向那人狗恶斗的位置急冲了过来。

大黑狗是王峥凯小队的一员,怎么可能自己的同伴在与敌人搏斗自己却在旁边袖手旁观?

那名日军士兵虽然不知道自己被什么打了终知于己情况不妙,他奋起一一脚正踢在大黑狗的肚子上,那大黑狗吃不住劲终于是撒开了自己的利嘴。

只是这名日军刚转身要跑,就听“哗楞楞”一声响,黑暗之中便有一棍打来却又打在了他的肩头上。

装了铁箍的木棍与纯粹木棍真的是不一样,就是周让力小不及男子打上去那也是个硬伤害。

那名日军在这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受击的肩膀已是疼痛欲塌,只是他刚呻吟了一声,被周让回手又是一棍敲在了另外一胳膊上!

疼!真疼!真特么的疼!

那日军士军吓得直接就蹲了下去,黑暗之中的那个要命的铁家伙刚才是打自己肩膀上了那要是打脑袋上了那自己可就绝对会悠悠一缕孤魂返东洋了!

于是,周让第三棍就打了个空。

周让不敢往下面打,她也看不着,那是怕自己打在大黑狗身上,她是估摸着高度才打的。

只是可怜此时那名日军哪还有反抗的心理,耳听着远处有脚步声正向自己这里急跑而来,显见对方又来了帮手,吓得他赶紧向远处爬。

只是只动了一下那爬就又变成了滚,一面肩膀一面胳膊都被周让打得疼痛欲裂哪还能使得出半分力气来?于是他也只好向一边滚去。

只是他才滚了一下,那条被他狠狠的踢了一脚的大黑狗却又缓过了劲来,已是四蹄一蹬直接扑了过来咬住了他的裤脚。

当那个日军还在奋力挣脱的时候,黑暗之中终于有几个人跑上前来。

一声大喝里一个人影直接就扑在了地上,嘴里却是在大喊:“黑子别咬,是我!”那是二蛮子的声音。

紧接着又人扑了上来,黑夜之中他也同样看不清什么情况嘴里喊的是:“按住那家伙手没?小心手雷!”

当他得到了二蛮子那“已经被我压住了!”的回答时,他便也一个泰山压顶压了下来却是连二蛮子一同压在了下面,这是桩子。

紧接着又有两个人凑了上来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又问:“是咱们人的手不?”,当得到了否定的答复时,那两个人直接就死死的扣住了最下面之人的手腕,这是鲁超和王小武。

那个倒霉到家的日军士兵现在已经不挣扎了而是凄惨无比的在那嘶喊着,他觉得自己真是厄运连连。

因为他感觉自己右手的手腕在被那条恶狗快咬断了后又被别人狠狠的反关节扼住了,因为他左臂肩膀在挨了一棍子不敢动弹的时候却是又被中国人用一种近似于擒拿的动作扣死了。

就是这几个后赶上来的人不收拾他他也无力动用手雷了,可雪上偏要加霜,伤口上非得撒盐,两个部位的双重伤害,此时你又让他如何反抗?

于是,他唯有呐喊。

别说日本人没有英雄,他疯狂的呐喊的含义翻译成汉语就是——向我开枪!”

然后在黑夜之中,真的就响了几枪。

逃走方向射来的子弹那是一个短点射,第一发子弹打高了,贴着趴在最上面的桩子的后脑勺飞了过去,第二发、第三发子弹却是更高了,尤其是第三发子弹都可以打飞机了!

那是一名本可以逃脱的日军士兵在听到了同伴的呼喊后开的枪,只是他还在没有搞清自己为什么会把手中的这种毛瑟短枪——这种中国人最喜欢用的射击神器用成了高射击枪的时候,对方反击的子弹到了。

同样是一个短点射三发子弹,然后至少有两发子弹打进了他的胸膛。

一样的枪一样的子弹一样的枪声,为啥我的子弹就要往天上飞,人家的子弹就会射进我的身体呢?

这名日军士兵带着困惑与不解踏上了灵魂的归途,这事得问问自家的日照大神去,这究竟是为个啥子嘛!

日军士兵用盒子炮终究不及中国士兵来得专业,他们用盒子炮那是为了乔装用的,他们用枪那自然是正常射击的,于是第一枪之后由于反震力那盒子炮的枪口就向上弹了去,所以他那两枪是越打越高。

而中国士兵用盒子炮那从来都是把枪放扁了打的,所以那弹出的子弹就变成了散布射,反而增加了射击的威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8 20:21:21
下一篇 2022-07-08 20:21:45

猜你喜欢

  • F1英国站周冠宇被撞翻车

    当地时间6月12日,在巴库进行的2022年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锦标赛(F1)阿塞拜疆大奖赛正赛中,红牛车队荷兰车手维斯塔潘和墨西哥车手佩雷兹分获冠军和亚军,梅赛德斯车队英国车手拉塞尔…

    2022-07-04
  • 北极已经可以穿短袖了

    今年北半球的夏天,似乎格外炎热。本周,包括我国在内,北半球多个国家继续发布高温甚至极端高温预警,世界多地的气温不断刷新历史纪录,陷入“炙烤”模式。 极端热浪已导致欧洲北美一千多人死…

    热门资讯 2022-08-02
  • 谷歌正式发布Android 13

    Android 12已经发布了将近一年,但是周围用上它的人,寥寥无几。 而谷歌已经开始准备发布Android 13了,正式版将在5月11日- 5月12日谷歌 I/O 大会公开。 现…

    2022-05-12
  • 男子到美容店乞讨疑迷晕女员工

    近日,有网友在朋友圈传播这样一段内容称,胶州有一男一女在街头问你要20块钱,说是穷得吃不上饭,然后他就抖衣服,你自己就全身晕乎了,脑子一片空白… 关于网传“一男一女在胶…

    2022-06-23
  • 城管摔砸摊贩蔬菜 当地:无奈之举

    扬子晚报网7月15日讯(通讯员 刘铭心 记者 刘丽媛)出梅以后,南京全市高温天气持续。7月12日早上,一名菜农在江北新区大厂街道草芳路附近摆摊时便感身体不适,好在旁边巡查的城管队员…

    2022-07-22
  • 超百位议员将提交对英首相不信任案

    多家英国媒体刚刚援引英国《每日邮报》消息称,超100名英国保守党议员已经准备好提交针对首相特拉斯的不信任案,而后者还在继续对抗外界的辞职呼声。 报道说,议员们计划在本周将不信任案提…

    热门资讯 2022-10-17
  • 多地加入下雪群聊

    近日,受强冷空气影响,我国多地断崖式降温,网友直呼“一夜换季”。而当我们在犹豫是否穿秋裤时,内蒙古、四川多地已下过今年入秋后的第一场雪。戳↓↓一起感受银装素裹的大美中国。愿山河无恙…

    热门资讯 2022-10-05
  • 父母为救落水孩子一家三口溺亡

    4月4日下午3时许,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楠溪江水域,一名13岁左右的小女孩意外落水。据救援人员介绍,其父母随后下水营救,一家三口不幸全部溺亡。 永嘉县蓝天救援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4日…

    2022-07-14
  • 江浙沪热成了工折户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梅玲玲 共享联盟江山站 林莹 危波 市委报道组 蒋君 通讯员 廖志超 “真的太感谢我的房东了,主动减免了3个月的租金,让我们个体工商户真是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2022-07-14
  • 安徽昨日新增本土7+77

    2022年7月20日0-24时,安徽省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7例(蚌埠市怀远县,其中1例系已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77例(亳州市涡阳县2例、利辛县2例…

    热门资讯 2022-07-2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