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游,株洲如何“出圈”?

陌上花开,春光潋滟,正是享受乡村游的大好时机。

株洲乡村花事节庆一个连着一个,遍地是“花田”,油菜花、樱花、桃花……一时间,原本宁静的乡村热闹无比,赏花的游人如梭。

但记者发现,多年过去,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游”相同,株洲乡村游似乎仍跳不出“赏花+采摘+垂钓+吃饭”老四样,缺乏类似江西婺源这种在全国叫得响的品牌。

那么,株洲乡村游到底少了点什么?要如何“出圈”?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乡村游,株洲如何“出圈”?

荷塘区仙庾岭徐家塘村的千亩油菜花田。

从一朵油菜花说起

3月19日,正值周末,天气晴好,市民黄阿姨和几个退休的老伙伴组织了一趟茶陵县秩堂镇赏花品茶之旅,“去古镇晒太阳赏花喝最新上市的新茶,吃吃祖庵裹肉、秩堂血鸭、祖庵糊啦等祖庵家菜美食,边吃边玩,拍了好多照片。”说起这趟赏花游,黄阿姨兴奋不已。

同一时间,在与之“比邻”的攸县,该县菜花坪镇菜花社区的1300多亩油菜花也竞相绽放,金黄色的油菜花海与错落有致的房屋构成一幅美丽乡村画卷,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观赏。

同样“满村尽带黄金甲”的,还有石峰区井龙街道茅太新村和荷塘区仙庾镇徐家塘村,广阔的田野上油菜花金灿灿一片,不少市民专程从市区过来赏花,徜徉在花海中,边看花边忙着手机拍视频。

记者了解到,在乡村旅游持续火爆的这股“东风”推动下,赏花游成为这几年乡村游的热门项目,株洲的每个县市区乃至乡镇都有自己的“油菜花海”,有市民在微信朋友圈里留言称:“去不了江西婺源,就看看家门口的油菜花吧!”

在乡村旅游的开发过程中,由于门槛低,株洲很多乡镇拥挤到了赏花经济的路上,其中不乏跟风上马高度雷同的项目,赏花火了就搞赏花,采摘热了就上采摘,再加上几间民宿、农家乐,就成了乡村游的主要内容。

“为了带动乡村旅游,这两年油菜花面积越种越大,来赏花的人也不少,株洲乡村游看似遍地开花,但却缺少叫得响的品牌,离江西婺源可能还差了好几个秩堂!”有业内人士感叹。

这种调侃在一则“段子”中得到共鸣。

该段子说:湖南的面积,都只占全国国土面积的2.2%,但全国20%的油菜花田都在湖南。湖南以一己之力,用10倍的杠杆,撬起了祖国油菜花的重任。但到头来,说到看油菜花,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去江西婺源。

株洲乡村旅游,到底差在哪?

乡村游,株洲如何“出圈”?

周末,市民带着小孩在石三门现代农业公园体验越野摩托车。

缺乏配套政策支持,乡村旅游难出精品

“打通政策关,才可能有乡村旅游品牌。”耕食小镇负责人徐建辉表示。

他介绍,目前,株洲乡村旅游遍地开花,但仍旧停留在花海+采摘+垂钓+农家乐模式,或为当地自发形成,或为村集体拍脑袋决定,缺乏顶层规划,同质化现象严重,产品单一,让人没有专程游玩的冲动。

徐建辉认为,并非每个村都要走乡村旅游之路,政府应参照工业产业发展,加强对乡村旅游这一新产业的整体布局和配套支持,深挖区域文化,聚焦一点发力,打造特色品牌,助力产品出圈。

目前,荷塘区深挖仙庾岭老莱子“孝文化”、仙庾娘娘“善文化”和齐雨坡“耕文化”,通过民营资本入驻,打通与国学、教育、露营、研学等多种业态间专业团队的合作,以前置运营的理念进行片区整体开发,打造特色农耕品牌,是比较清晰的乡村旅游思路。

顶层设计之外,政府政策还能做什么?

作为以采摘休闲农业起家的悠移庄园,其负责人姚先林则呼吁政府对乡村旅游基础设施、包装和营销上的投入。

他说,悠移庄园通过13年发展,目前已拥有互动项目57个,配套大型餐饮、会务酒店、电商产业园等多种业态,2021年接待人数突破30余万人,辐射长株潭和衡阳。但再往外辐射,目前不太可能。

“已有旅游项目,大多以效益为中心,并不精致。”姚先林坦言,项目升级需要大量资金,然而,这些年,公司资金都砸到了修路、水利设施等基础设施的开发上,对于目前面临的困局,他也表示出无奈。而他的无奈,代表了一大批以休闲农业起家的乡村游创业者的心声。

在所有政策需求中,土地政策,几乎是所有乡村游主导者们的刚需。“农村土地不放开,乡村旅游很难走远。”天元区三门镇相关负责人彭女士表示。

经过多年重点打造,石三门现代农业公园成为株洲市的一张名片。围绕株洲人的后花园的打造,石三门以响水村为核心,向南以产业串联起南江村网红扣肉店、黄田村花海和特色采摘、松柏杨梅等多个乡村旅游点,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乡村旅游带。

然而,这些年,政府在三门投入不少,乡村美了,旅游转化并不理想。根本原因在于,人留不住。

“仅依靠当地老人支撑的农家乐和民宿,根本达不到消费者要求。”彭女士介绍,乡村旅游要发展,餐饮下乡是第一步,住宿下乡是第二步,这两步,都受到耕地、宅基地等土地政策的限制。如能将王捌院子、老渔村等株洲网红院子餐饮品牌引入近郊乡村,餐饮与文旅结合,将能盘活乡村这一座座美丽院落。

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柔性处理土地政策,允许适当搭建和造景,更要下大力气盘活现有闲置宅基地。

在前不久的株洲品牌建设大讨论上,兄弟厨房董事长习招平也提出了同样的想法。因株洲土地政策管控严格,这两年,株洲网红院子餐饮纷纷出走长沙,文旅与餐饮结合发力,或许是一个突破点。他表示,在长沙、浏阳等地,政府突破了不少土地政策限制,打了一些擦边球。

乡村游,株洲如何“出圈”?

花湖谷和吕度假区内,70余套木屋别墅隐藏在峡谷和山林间。

缺乏专业运营,乡村仅赚了吆喝

近年来,红色旅游持续吃香。2018年,凭借茶陵县苏维埃政府旧址等系列红色旅游资源,茶陵县严塘镇湾里村被评为全国第8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节点旅游地,湾里村开始了红色旅游开发之路。

村里的红色景点修缮开放,村口农田种起了油菜花,村民们都盼望着,能搭上红色旅游的列车,走向富裕。

三年下来,用当地人的话说,除了吆喝,啥也没赚着。

湾里村党支部书记张陈生表示,当时他们也不懂旅游,利用上级资金简单修缮后,他们即与一旅游文化公司签订协议,由他们带人来,村里按照比例分红。他以为,只要游客进来,可以带动当地餐饮、商店和土特产销售。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红色景点无需收门票,由于缺乏专业运营,游客当地消费转化率极低。“都是逛一圈就走了,既没吃也没住宿,还留下一地垃圾。”知情人士透露,村里运营成本比旅游公司的分红还高。

2021年底,村里重新引进湖南万樟集团2亿元投资,对湾里村红色资源进行提质,才找到了真正的乡村旅游方向。

以村集体为主体的乡村旅游开发逐渐看到了弊端所在。一旅游业专业人士透露,2021年来,她就收到不少村的邀约,希望她能为村上做旅游产品设计和开发运营。然而,部分乡村已有开发设计根本不符合旅游的动线设计,改造难度很大。有些村还属于处女地,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投资期过长。她认为,政府部门做好基本基础设施建设和配套服务,对外招商引资引进专业开发运营团队,是乡村旅游的稳妥之策。

据了解,茶陵县卧龙村、株洲市三门镇响水村、仙庾岭等地,都已引进专业运营公司,进行前置开发和整体运营。

乡村游,株洲如何“出圈”?

花湖谷紫薇园内,百花竞芳季节开始来临。

乡村旅游出圈,这些地方有潜力

简单粗放的赏花经济,难以支持乡村游的可持续发展,要让赏花真正成为乡村游的新动能,功夫还在花果之外。

“文化是根,生态与文化的珠联璧合,是乡村旅游、乡村振兴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株洲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坦言。

他举了一个例子,游客到婺源不仅仅是看油菜花,婺源旅游的成功既在于将优美的生态与深厚的文化底蕴结合,同时也在于不断通过硬投入,提升软实力,赏花只是“锦上添花”。

婺源作为中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朱熹的故里,朱子理学在当地影响颇深,历代名人遗迹和明清徽派古建筑遍布乡野。抓住这一文化特色,婺源坚持“将徽派进行到底”,从2001年起,先后启动三轮“徽改”,改造非徽派建筑上万幢。如今,婺源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徽派建筑大观园”。

“而株洲乡村旅游资源分散、氛围不浓、辐射不广、外地客源零落,且作为衍生产业的文创产品整体缺位,需要一个城市文化IP来为其‘正名’‘引流’。”张书乐说,“就像好莱坞、硅谷一样,当这个城市IP打响,形成人设和标签后,人力物力财力都会跟随而来。”

从这一点来看,茶陵县秩堂镇很有潜力。

作为2021年湖南十大最美油菜花乡村旅游点,秩堂镇还是茶乡文化的发源地,镇域内有茶陵县第一个乡级红色政权——大湖乡苏维埃政府、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县立列宁高级小学校”等红色景点,有道教胜地皇雩仙、战国古城古墓遗址、南宋岳飞二石刻、中宪大夫石牌坊、雩江书院、“三大学士故里”碑亭,以及众多林立的各姓氏宗祠家庙等名胜古迹,加上极具特色的祖庵家菜,都可以成为发展乡村游的文化底色。

与秩堂镇43公里之隔的严塘镇,一个更大的花海景区花湖谷正在逐渐成熟,大井冈山红色旅游线路逐渐连接成片。

阳春三月,花湖谷桐花雪白,玉兰花、樱花、杜鹃渐次开放,6000米紫薇长廊吐绿,一个花海世界在逐渐苏醒。当下,他们正在为湖南省夏季旅游文化节做准备。

“婺源油菜花、毕节杜鹃,只有足够独特,才能真正出圈。”湖南万樟集团董事长刘祖治说。目前,由集团打造的花湖谷景区,已建成了紫薇园、丹桂园、樱花园等16个特色精品园,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木本大花海。

在花湖谷景区,每一个单一品种面积,都是中国之最。“站在高空,每个角落都看不到边,这才是真正的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刘祖治说,今后,他们将以此突围。

2018年,核心景区紫薇园开园之后,2021年游客突破30万人,2022年有望突破50万人。刘祖治说,他们的目标,是国际旅游目的地。不过,目前在外界甚至是株洲,知道花湖谷这个地方的人并不多。“我们希望再通过两三年完善,能够一炮打响。”刘祖治对未来充满信心。

目前,万樟集团正在对辖区内湾里村茶陵县苏维埃政府旧址、中共工农红军独立师旧址等红色资源进行挖掘包装,预计2022年5月开园。黄河村茶博园建设也在如火如荼进行当中,2022年内,300栋木屋民宿将建设完成,形成独特的茶旅品牌,与和吕峡谷度假区遥相呼应。

“今后我们将与井冈山红色革命根据地连接,打通红色旅游通道,形成大井冈山红色+花湖谷的绿色深度融合。”刘祖治说。

目前,万樟集团紧扣“助力乡村振兴”主题,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已开发出大花海、大湖泊、大峡谷、中国湾里红湘赣革命根据地红色文化园四大旅游板块,涵盖辖区21个行政村,不管是康养还是文旅,红旅、农旅还是茶旅,花湖谷都是一个不错的旅游目的地。2021年,花湖谷景区成功申报国家4A级旅游景区,目前正在向5A迈进。

株洲乡村旅游 还需“盘家底”

“旅游饭虽香,却不是所有乡村都能吃上。”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资源开发科相关负责人认为,株洲乡村旅游资源分散,乡村旅游要高质量发展,需在“一盘棋”上谋篇布局,农业、建设、旅游、林业等政府部门要形成合力,梳理全域乡土资源,错位发展打造特色,并统筹建设旅游设施、规划旅游线路,将散落的景点串成旅游风情线。

为此,2021年一年,该局对全市文化和旅游资源进行了普查摸底,首次将家底盘清楚。该负责人表示,乡村旅游的运营建设离不开政府、运营商、合作伙伴、农民和客户这五大群体,若是能将五大主体间的关系协调好并且各司其职,相信乡村旅游定会朝着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经观杂谈】有口碑才会有品牌

无论是实现乡村振兴,还是“建设幸福株洲”,发展乡村旅游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从前者来说,乡村旅游发展,让村民们吃上了旅游饭,让更多村民走向共同富裕;从后者来说,在为“培育制造名城”奋斗之余,暂时远离繁忙的工作,寻一处乡村,享受惬意的慢生活,成为越来越多城市居民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的幸福感来源。而拥有自然淳朴、风土各异、特色生活体验等优势的乡村游正好提供了这种幸福感。

在采访过程中,无论是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干部还是乡村旅游的从业人员,都肯定了株洲乡村游的广阔前景和潜力,但先需跨过现实的坎。

目前,株洲很多乡村游景点的开发模式都停留在初级阶段,即租下一片土地,种一片花海,建几间民宿,提供垂钓、餐饮服务。这种简单粗暴的复制粘贴模式,看似遍地开花,热热闹闹,但难出精品,更别提打造“出圈”的乡村游品牌。

真正的乡村旅游的运营建设离不开政府、运营商、合作伙伴、农民和客户这五大群体,开发建设乡村旅游,必须要培养一批懂农业(保障农业主题及景观延续、农产品生产等)、懂旅游(保障旅游产业有效运转)、懂酒店管理的专业人才,协调好运营主体之间的关系,发掘当地特色文化,策划设计具有当地特色的旅游产品,提升当地乡村旅游品质。

当政府“搭好戏台”,运营商“能吆喝”,村民“打配合”,给予游客美好的旅游体验,此处的乡村游便能形成良好口碑,当一传十,十传百,口碑才能“变现”,才能逐渐变成了“品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3-24 17:10:12
下一篇 2022-03-24 17:10:20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