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赢咖3
  2. 故事大全
  3. 故事会

副师长没带枪抓了三名俘虏,俘虏得知其身份后,坚决要当解放军

1949年5月17日,敌胡宗南部在陕中战役落败后全线西撤,解放军一野各部队奉命实施追击。

其中,第四军先后攻占了礼泉、乾县、永寿等地,沿途消灭了敌人大批地方武装,向麟游进击,追歼敌第五十七军。

5月21日,第四军的军部直属队插得太猛,追到乾县和麟游交界处,被敌人的后卫部队给缠上了。

当时这支直属队中有不少是非战斗人员,而且没有友邻部队支援,情况非常危急。

军长王世泰得知此事,急命全军左翼第十一师师长郭炳坤(1955年少将)、副师长刘懋功(1955年少将)立即到军部受领任务。

郭、刘二人快马加鞭向军部疾驰,到了那里,郭炳坤的马竟然累死了。

刘懋功得知军部直属队被堵的情况后,马上说道:“我的马还能跑,我去追军部直属队!”

王世泰连声说好,考虑到刘懋功当时没带部队过来,手下无兵可用,他当即把军部侦察连、警卫连交给刘懋功指挥。

受领任务后,刘懋功立即带着这两个连追了上来,一看敌人大概是一个营的兵力,果断下令发动进攻。

两军相遇勇者胜,解放军的气势吓倒了敌军,他们一触即溃,向西逃去。

刘懋功见已解救出军部直属队,就把警卫连和侦察连交还给军长,仍然和郭炳坤回到十一师,准备带着部队继续追击敌军主力。

郭、刘二人回到十一师队列一看,部队正在做饭。

刘懋功急了,大喊道:“敌人正在拼命逃窜,必须争分夺秒地追赶!你们停下来干什么?这得耽搁多少时间!马上走!”

郭炳坤看到将士们实在疲劳,有些于心不忍,便劝解道:“懋功,让大家吃完饭再走。来来,你也赶快吃了饭再走!”

政委高维嵩也说:“是啊,吃了饭再追!”

刘懋功一心要追歼敌人,顾不上跟他们再讨论,转身就带着作战科长和警卫员上马往前追击。

三人一直追到麟游县城西门外,作战科长见后面没有部队,担心冲得太猛危及副师长的安全,便极力劝说刘懋功等部队上来。

天越来越黑,路也泥泞难走。刘懋功只好停下来等了一会儿,见部队仍没有上来,担心敌人逃走,也不管那么多了,决定继续追。

没过多久,前方传来密集的枪炮声,刘懋功觉得很奇怪,便让作战科长和警卫员把雨衣撑起来,展开作战地图用手电照着看方位。

这时前面有人骑马跑了过来,原来是我军一名通讯员。他告诉刘懋功一个好消息——我第一军第二师和第四军第十师把敌第五十七军和三十师包围在老爷岭至姚家沟一线。

结果,我军各部队轻松击溃这批逃敌,俘获敌副军长以下8000余人,其中十师俘虏4954人、击毙击伤365人,仅八二、六〇炮就缴了37门。

刘懋功在为老部队十师高兴之余,心中又有了莫大的遗憾:十一师本来是前卫,因途中吃饭误了时间,把这次战功失掉了!

这时天已开始发亮,军长王世泰、政委张仲良也赶上来了。

王、张二人得知通讯员送来的消息,又看到敌军正在向北面山区溃逃,马上要刘懋功赶紧前往西北山区去堵击敌人。

王世泰还告诉刘懋功,后面部队上来后,都归他指挥。

刘懋功毫不迟疑,带着作战科长、警卫员和侦察人员前往西北山区。

众人追了一阵,看到前面小路缠着一个个小山包弯来绕去,只能下马步行。作战科长带人去找老乡问路,刘懋功和警卫员急急忙忙往前走。

他们又绕过一个小山包后,见不远处有个老乡,刘懋功又让警卫员去找他问路,自己仍然向前走。

不料刘懋功刚拐过一个小山包,竟看到有三个头带钢盔、肩上扛着步枪的士兵迎面走来。

当这三个士兵走到只有两三步远时,刘懋功才发现不妙:这三人是敌兵!他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身上没带手枪,只能空手对付这三名敌兵。

突然面对面,双方一时都愣了。高度紧张的敌军士兵低声喝问:“哪一部分的?”

刘懋功猛然想起自己身穿蒋军军装、头戴蒋军军帽(当然去掉了帽徽和军衔),胸前还挂着一副望远镜,决定冒充敌人,便朗声答道:“三十师的!”

他紧接着又反问一句:“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二〇三师!”显然三名敌兵已被刘懋功身上的装束唬住了。

“你们去哪里?”

“解放军打来了,快往后山撤。”敌兵答道。

刘懋功故意瞪着眼睛、打着官腔说:“要打,不能撤!”

三名敌兵都愣住了,一时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刘懋功听见身后草木响动,知道警卫员上来了,便指着三名敌兵怒喝道:“把枪放下不许动!缴枪不杀!”

警卫员早已听见前面的声音,举着驳壳枪急忙冲了上来,把三名敌兵的枪缴了。

这时他俩发现敌人一个连跟上来了,赶快押着俘虏往回撤。他们往回跑了一段路,看到作战科长带着第十师三十团一个连跑步上来了。

刘懋功当即指挥这个连兵分两路夹击敌人,将他们一举击溃,并在追击中俘虏了一些敌人。

随后,军直属炮兵营和十一师的部队陆续赶到,参加了搜索残敌的战斗。

一开始那三个被刘懋功和警卫员俘虏的敌兵好奇地问:“那个空手也敢抓我们仨的长官是干啥的?”

战士回答:“你们面子够大了,那是咱们的副师长!”

俘虏们得知其身份后惊讶不已地说:“国军的大官享福、贪赃、扣饷啥都会,打起仗来却一个个往后缩。还是你们解放军厉害,一个副师长都敢跑到最前面,没带枪还能抓俘虏,难怪你们能打赢国军!”

三名俘虏随即表态,坚决要求参加解放军。

刘懋功追敌心切,独自冲在最前面,而且空手抓住三名俘虏的经历,从此成为军中美谈。

免责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赢咖3互动游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一颗红星,如解码若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zx1688.com/gushihui/25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