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欧迪
  2. 故事大全
  3. 小故事

少儿睡前有爱故事全集 巴拉根仓新传奇

想象丰富的经典童书可以丰富孩子的想象力。肉丁儿童网给做家长的童鞋们收集宝宝们非常喜欢的各种经典童话故事。生动的故事讲述,让孩子学会自我教育,萌发初步感受和表现美的情趣,让幼儿孩子的想象力。

巴拉根仓新传奇:


第一章,王爷得了一种亘古未有的怪病

草原上,什么花都开。

树林里,什么鸟都有。

王爷得了一种亘古未有的怪病,什么病呢?只要王爷一闭上双眼,就会看到一个天仙般的少女翩翩起舞。

在王爷的眼中,少女像一只蝴蝶无忧无虑地飘飞在草原上。

王爷的心灵很不宁静:花枝招展的少女,令他心旌摇荡;少女的舞蹈,也令他万分着迷。

但他很快发现了一个无法摆脱的难题:他一睁开双眼,少女就飘然而去,他就会天旋地转,头昏眼花,干呕恶心。他一合上眼睛,少女又姗然而至,柔柔起舞,而且会毫无倦意地一直跳下去,令他头疼得不可忍受。

管家请来了好多草原上的名医,可惜都没能治好王爷的病。见王爷痛苦不堪,日渐消瘦,管家如坐针毡,寝食不安。

有一天,管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叩见王爷,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爷很不耐烦地说,“什么?巴拉根仓?没听说他懂医术呀?”

管家低声下气地回答:“事到如今,山穷水尽,也没有别的招数了。”

王爷说:“办法是想出来的。”

管家说:“我想得头都痛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王爷说,“再使劲儿想。”

管家直嘬牙花,腆着苦瓜脸说:“我脑袋都想空了。”

“那你还站着干什么,赶快去找。”

王爷说完,眉头一皱,“巴拉根仓像一只狐狸,草原这么大,你上哪儿去找他?”

管家欣然一笑,“他就在喇嘛庙里。”

王爷大吃一惊,“他在给老佛爷上香?”

“不,他和住持在喝酒呢。”

“奇怪啦,你怎么对巴拉根仓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有眼线。每一个眼线都是一只狐狸。”

“可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有眼线。”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王爷有了急需,才用得着。”

第二章,死马当成活马治,巴拉根仓走出了喇嘛庙

管家亲自出马,到喇嘛庙找到了巴拉根仓。

管家开门见山地说,“王爷有请。”

巴拉根仓晃晃脑袋,疑疑惑惑地说:“我是不是在梦中?”

管家笑了:“请你大驾光临,千真万确。”

“王爷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巴拉根仓沉思地说。

“你真是草原上的人精,未卜先知,明察秋毫。”

“别兜圈子了,请直言相告。”

于是,管家将王爷的病情一五一十地述说了一遍。

巴拉根仓眉头一皱,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忧郁地说,“我要是不去呢?”

“你不去,那王爷就是有今天没有明天啦。”

“可我两手空空,也没有什么灵丹妙药。”

管家说,“那就死马当成活马治。”

“既然管家大人这么说,我试试看。”

到了王府,巴拉根仓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王爷,已经眼里有数,心中有谱。他告诉管家,派人到药铺抓一味中药巴豆,一共要九颗。

药抓回来后,巴拉根仓不慌不忙地将巴豆研成粉末。他将研成粉末的巴豆交给管家,叮嘱道:“让王爷分九次服用,一天三次,用水冲服。”

将巴拉根仓安顿在王府的客房内歇息,管家就去伺候王爷。

星星离不开月亮。

管家是星星,王爷是月亮。

第三章,天堂的风景,一去不复返

晚上,在浑黄的羊脂灯光下,巴拉根仓津津有味地读《蒙古秘史》。

忽然,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响起,管家以及随从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随从一拥而上,要捆绑巴拉根仓。

管家摆了一下手,制止了盲动的随从。

巴拉根仓抬起头,安然地把手中的书放在桌子上,一脸轻松地说,“我跑不了。”

管家像一只被箭射中的鹿,万分不安地说,“天要塌下来了。”

巴拉根仓笑了,“天塌下来,有地接着。你惊慌什么?”

“王爷发疯了,不得了哇。”

“不要紧张,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马踩车了,能不紧张吗?”

“沉住气,静下心;让我说,你现在应该忠实地守在王爷的身旁。”

“我守不住啊。”

“我知道,王爷不停地上厕所,一共去了九九八十一趟。”

管家异常惊奇地问,“你在客房里读书,怎么对王爷的情况了如指掌?”

巴拉根仓说,“你不要忘了,他是我的病人。”

“没忘,没忘。请巴拉根仓指教,我该怎么办?”

“王爷现在已经从厕所里走不出来了,你快快扶他回卧房休息。”

“这下可好啦,他把肠子都拉出来了,去不了厕所了。”

“天阴了要下雨,云来了要起风。他还要去厕所。”

管家说,“王爷翻天覆地地折腾,我总该做点儿什么?”

“你马上给他喝一木碗凉水。”

“什么?你让王爷喝凉水?”

“请问管家大人,谁在给王爷看病?”

“当然是你。”管家油光闪闪的额头上,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好吧,出了事儿由你负责。”

“不会出事儿,你放宽心吧。”

管家当然不放心,他有自己的小九九——让随从看住巴拉根仓,以防他悄悄地逃走。

管家赶回王府,去照看王爷;按照巴拉根仓的话去做了,王爷的病神奇地好了。

第二天,王爷高兴地召见巴拉根仓,赏给他一袋金币,“巴拉根仓,我得了一种什么病?”

巴拉根仓说,“常言道: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直言相告,你积食成疾。”

“言之有理,我是得多运动。”

同时,王爷又很惋惜地说:“那个跳舞的少女,一去不复返了。”

巴拉根仓说,“她回天堂了。”

王爷说,“我还想见她,她是天堂的风景。”

第四章,王爷又病了:不会笑,饭吃不香,觉睡不好,打不起精神来,忧忧郁郁。

此后不久,王爷又病了。什么病?他很不开心,也就是常说的忧郁。

管家发现,王爷不会笑,饭吃不香,觉睡不好,打不起精神来,忧忧郁郁。管家还发现,王爷过去喜欢的套马、打猎,现在都引不起他的一丁点儿兴趣。

使王爷高兴起来、远离忧郁,是管家义不容辞的职责。

星星跟着月亮。

月亮黯淡,星星哪有光彩?

管家又想起了巴拉根仓,他对王爷说,“我把巴拉根仓找来。”

王爷有气无力地说,“巴拉根仓像一只流浪的苍狼,他会在哪儿呢?”

“请放心,我有许多眼线。每一个眼线都是一只鹰。”管家胸有成竹地回答。

指令发出去,不过两个时辰,信息就从草原的四面八方反馈回来了。管家得知,巴拉根仓在王府东边的一条小河里淘金。

第五章,在小河里淘金的巴拉根仓

管家骑上快马,带着一个马队,来到潺潺流淌的小河边。见巴拉根仓弯着腰,在烈日下,全神贯注地摇晃着手中的筛子。

管家笑嘻嘻地说,“你好吗,巴拉根仓兄弟?”见巴拉根仓没抬头,继续干活,管家提高了嗓门儿,又说了一遍。

巴拉根仓抬起头来,喜声喜色地说:“哎呀,是管家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兄弟?”

管家开开心心地说,“我们都生活在草原上,本来就是兄弟嘛。”

“不敢当。你是富人,我是穷人。”

“近来你过得怎么样?”

“开心极了。”

管家跨下马背,走到河边,有些吃惊地说:“王爷给你的金币,都花光了?”

巴拉根仓直起腰,把手中的筛子放在一旁的河滩上,坦然地说:“金币都分给穷苦牧人了。”

管家说,“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有各的路数,你管那么多干啥?”

巴拉根仓说,“我跟他们一样是穷人。”

“命苦不能怨王府。”

“你来这里,没准儿王爷又病了?”

“你真是人精,料事如神。”管家一五一十地讲了王爷的病况。

“这病没什么,让王爷大笑就行了。”巴拉根仓揣着明白装糊涂,轻描淡写地说。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也没有这么大的智慧——能让王爷大笑的人,非你莫属。”

“你这么高看我,我很感动。”

管家一指身边的马,“请上马吧。”

巴拉根仓和其他淘金者说了几句话,就跨上了马背;他问,“王爷为何又病啦?”

“你问我,我问谁?”

“见了王爷,我一定要提醒他:王爷生病,那是管家的失职。”

“别,别,好兄弟。”

“你可堵不住我的嘴。”

管家从衣袋里掏出两个金币,手抖抖地递给巴拉根仓,“这能堵住你的嘴吗?”

巴拉根仓说,“收起你的金币,赶紧赶路。”

第六章,老鼠国王的长寿之道:吃金币,牙就不长

在王府的客厅里,巴拉根仓见到了石头一样沉重的王爷。

巴拉根仓给王爷请安。

管家说,“王爷,他能给您带来欢笑?”

王爷一脸忧郁,像一个木雕,眼皮儿也没抬一下。

管家在一边催促着:“快讲吧,你在草原上闯荡,经的多见的广,讲些好笑的事。”

巴拉根仓说,“一个老牧羊人告诉我,草原上最大的蜘蛛有勒勒车轮那么大,它在树林里结下的网,网住了一群狼。”

管家一翘大拇指说,“真棒。”

——王爷没有笑。

“一个牧人告诉我,有一峰骆驼好大好大,那达慕大会在驼背上举行。”

——王爷没有笑。

管家问,“那两座驼峰间的距离有多远?”

“人得走一年。”

“从驼背爬上驼峰,得用多长时间?”

“七七四十九天。”

管家兴奋得像一只公鸡:“真爽。”

——王爷还没有笑。

巴拉根仓低头沉吟了一下,细声细语地说:“有一次,我在草原上采蘑菇。”

管家问,“蘑菇有多大?”

“这次说的不是蘑菇。我看见一只小老鼠匆匆跑来说,快救救我。”

“是谁在追它?”

“是一只山猫。我把小老鼠藏在了我的耳朵眼儿里。”

“你很机智。”

“过了一会儿,山猫跑过来说,快救救我。”

“又是谁在追山猫?”

“是一只鹰。我说,山猫,你不是在追小老鼠吗?”

“山猫说,小老鼠已不知去向,鹰出现了。我让山猫钻进了我的耳朵眼儿里。”

“哎,等一下,你让山猫钻进了你的哪个耳朵眼儿里?”

“就是刚才小老鼠钻进的那个耳朵眼儿里呀。”

“鹰呢?”

“鹰飞掠而过,把山猫抓走了。”

“怎么搞的?山猫不是已经钻进了你的耳朵眼儿吗?”

“山猫的尾巴还露在外边。”

“小老鼠呢?”

“我打了一个喷嚏,小老鼠从我耳朵眼儿跑出来了。”

“他挺有运气。”

“小老鼠说,山猫没抓住我,多亏你的耳朵眼儿深,比通往我宫殿的暗道要深得多。”

“看来,这小老鼠不同寻常。”

“小老鼠说,我是老鼠国王,请你参观一下我的宫殿。我从一个枯树洞里,进入了老鼠国王的宫殿,见那儿金碧辉煌,耀人眼目。”

“老鼠国王给你金币了?”

“我没要。”

“真是傻冒儿一个。”

“老鼠国王108岁,我让他告诉我——长寿之道。”

“他的长寿之道是什么,能透露一点儿吗?”

“吃金币,牙就不长。”

——嘻,王爷笑了,笑得那么突然,那么舒畅。

管家眉飞色舞地说,“笑一笑,十年少。”

巴拉根仓领了赏金,脚步轻盈地离开了王府。

第七章,在白桦林中,巴拉根仓守望着一棵灵芝

深秋,白桦林泛出向日葵花一样的金黄。

在守林人的小木屋落脚,巴拉根仓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棵灵芝。

秋雨后的一天,他在林中采蘑菇,意外地发现了灵芝。他叫来了守林人,辨认一下灵芝是真是假——守林人证实了他的发现。巴拉根仓高兴得像一个孩子,他从来没见过真的灵芝。

管家和他的马队,带着一股黄尘,来到了幽幽的白桦林。见到了喜孜孜的巴拉根仓,管家直截了当地说:“王爷有请。”

巴拉根仓一怔,迷茫地问,“王爷又怎么啦?”

“他长出了老鼠牙,只有不停地咬金币,牙才不长。”

“我想,王爷一定和老鼠国王有什么秘密交易。”

管家连连否定:“没有,没有。”

“那他为什么长出了老鼠牙?”

“是你讲的故事,让他发了笑,他笑过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咬金币。”

“这可以理解,王爷想长寿。”

“现在王爷开始吃金币,吃进去的金币排不出来,脚趾变成了金的;王爷不吃金币,牙就长,拔了牙,还会很快长出牙来。”

“这我就没有办法啦。”

“这可不像大智大勇的巴拉根仓说的话。”

“告诉你吧,我在林子里发现了一棵灵芝,不能离开。”

“灵芝在哪儿?”

“保密。”

“你守望着这棵灵芝,要到猴年马月?”

“到今年的九九重阳节,好节气好日子,到时候好采灵芝。”

哎,管家为难地叹了一口气,“我回去该如何交差?”

巴拉根仓说,“看在你风尘仆仆地来到白桦林,我给你支个招儿。”

管家欣喜若狂:“快说。”

“让王爷赶着勒勒车,装上金币,亲自到草原深处走一走,看一看。”

“走什么,看什么?”

“走一走退化的草场,看一看牧人的艰难,把金币分送给穷苦牧人,他的病就好了——因为苍天有眼。”

免责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欧迪注册平台游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佚名,如解码若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zx1688.com/xiaogushi/20977.html